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画 >
国产武侠动画《少年锦衣卫》火了这部以画面取胜的动画是怎么做的
* 来源 :http://www.jannatserial.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1-18 12:43

  (原标题:国产武侠动画《少年锦衣卫》火了,这部以画面取胜的动画是怎么做的?)

  在各视频网站上线 天之后,这部动画的播放量就已经突破 1 亿,在豆瓣上有 3000 多位用户为动画打出了 8.6 分的评分。截至 4 月 6 日,动画的播放量已经突破 2 亿。

  围绕着少年冒险展开的《少年锦衣卫》是一部明朝的架空武侠剧,由柏言映画、优酷、凯撒文化共同出品:故事的核心人物袁小棠是北镇抚司指挥使袁笑之的独生子,刚当上锦衣卫不久,他就因为不服命令被关在牢中思过。巧合下,他与牢中的神秘成为朋友,并学会了一套诡异的武功。袁笑之发现后想要严厉小棠,但却被闯入中盗窃宝物的“三盗”打断,而“三盗”身上各自都背负着神秘的过往。

  对于《少年锦衣卫》这部近期受到不少关注的作品,你似乎能从另两部相当受欢迎的 3D 动画《秦时明月》和《画江湖之不良人》身上找出相类似的径:带有奇幻色彩的武侠风格、美型的 3D 建模、鲜明的人物设定、贴合的角色配音……

  以及最重要的是,比起低龄向,它更贴合年轻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的口味,也更容易引发粉丝的二次创作热情——尤其是在 B 站上,目前已经诞生了相当数量的《少年锦衣卫》的同人视频。

  从《少年锦衣卫》目前上线 集动画来看,尽管剧情展开得还不算太多,但动画凭借画面和精致的 3D 建模在一批国产动画粉丝中形成话题,人物细腻的皮肤纹理、衣服质感等细节也被一些观众评价为“烧钱烧得很值”。

  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可预见”的结果,优酷动漫中心总监兼《少年锦衣卫》总编剧孙甜告诉《好奇心日报》,他们初期给这个片子定调就定得比较高。而这样的信心主要来自动画背后的制作班底。

  动画的核心创作人员有 120 人左右,主要制作班底都出身于电影学院和中国传媒大学,相当学院派:承担动画制作工作的吾立方公司成立于 2012 年,公司曾经制作过《刀剑》、《地下城与勇士》等众多游戏 CG,创始人和胡样子都毕业于电影学院,他们是国内最早做高品质动画 CG 的团队之一。而 2014 年成立的柏言映画则是专门为了这个项目而成立的公司,创始人陈柏言也来自电影学院,他更出名的是插画家和设计师的身份,《甄嬛传画册》就是他的代表作。

  此外,动画的美术导演赵禹晴是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导师,而配音导演是在国内配音界拥有很高知名度的姜广涛,负责场景概念设计的郑春明曾多次与徐克和吴宇森合作,他们都毕业于电影学院。

  2016 年 1 月,优酷对外公布了“创计划”,并宣布未来每年将投入 5 亿元来支持国产动漫内容。在做计划早期筹备的时候,根据孙甜的说法,优酷希望能做出一个把次元壁打破的动画,并选择了武侠这样一个更容易被国内观众接受的题材。团队最初拿到的方案就是打造《绣春刀》的动画版——作为动画的总导演以及投资人之一,陈柏言曾经拿下了《绣春刀》的动画改编权。

  但“《绣春刀》动画版”最终还是没能诞生。除了开发周期的问题,由于动画并非原始 IP,不能进行后期的长线开发也成为了出品方需要面对的一个现实的问题。因此,以锦衣卫故事为蓝本的原创动画《少年锦衣卫》成为了“创计划”最先被推出的作品。

  “它不是一个个人作品,也不可能只有一个人的风格贯彻下来,如果是一个人主导的东西我们一直认为这个东西肯定是不专业的,需要在每个环节找最专业的人。”总编剧孙甜同样来自电影学院,除了剧本创作,她还参与了动画的前期策划和中期的监制工作。

  她此前拥有十几年的动画策划和编剧经验,但大部分项目都属于“命题作文”。这一次,她说她终于做了一件不一样的事:“虽然做的片子很多,但真正是自己想做的东西其实机会就很少,做这个项目最大的不同就是终于做了一个自己想做的事儿,做一个真正是自己觉得 啊,这个东西挺有意思的。 ”

  Q:虽然动画的名字叫《少年锦衣卫》,但现在看来它不只是围绕袁小棠这位少年锦衣卫的成长,而更像是一部群像剧?

  S:对,一开始我们就想把它定义成一个群像剧。可能跟我自己喜欢看这类的剧本或故事和小说有关,我喜欢界观里面塑造很多的形象。因为我比较,喜欢的角色很多,每个都想写,每个都喜欢,所以也就慢慢地调整成一个群像剧了。我不是说袁小棠就是第一主角,或者说少年成长就是唯一的故事线,我还是希望展现出一个更大的世界观,这样的话我自己的就是将来这个剧能够扩展,每个人物都可以写他们自己的故事。

  S:“锦衣卫”算是一个老 IP,关于这个题材已经有了不少影视作品,主题确定少年成长的武侠群像剧,而我又想能开些脑洞,多些发挥的空间,所以选择了架空,融入了少量的奇幻设定,这样会使得人物设定更丰富,剧情也会更精彩。

  虽然有奇幻元素,但《少年锦衣卫》的每一个大的背景设定都会查阅史料,融入明朝的历史事件和人物,进行考据和重新创作。也正是因为这些考据,所以现在才有剧情党用片子里映射的历史、出现的称呼等等细节来猜测后面的故事设定,而且都推演的非常合理。

  S:如果把奇幻的度无限放大,那它就会失去很多平衡的基准。也就是我希望里面的奇幻元素是比较稀缺的,这种叫做“低魔世界”的设定是源自的一种方式,比如在《冰与火之歌》小说中奇幻的量是一点一点被出来的,一开始就是一个正常的人的社会,慢慢把一些奇幻的东西加进来,让大家有代入感,而不是一上来满天都飞的是神仙。

  Q:动画的美术建模很精致,这也是吸引很多观众入坑的原因,建模这块是怎么做的?

  S:建模应该算是吾立方公司的强项,他们在采制和模型上是比较强的。《少锦》的模型制作还是趋向于比较写实的风格,所以基本上会有一个基础的模型底子在这里。身体和脸是分开去做的,脸部的建模也是一个非常细致的工作,经常为了一张脸一改就改三十多版,然后会寻找一开始的风格测试很长时间,基本上一个高精的模型的建模需要用一到两个月的时间来调整,反复调整之后,最后可能才能达到现在大家看的效果,这个过程是比较长的。

  在建模的过程中,我们也会参考一些真人,比如一些中外影视明星,还有游戏里面的一些模型,会做一个初始的方向。比如剧本写出来我想要一个什么类型的角色,我会给他找大量的素材,他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特点,他们再根据这些特点再去换,换完之后,才进入到建模的阶段。所有的服装还要经过几轮的考据和筛选,最后可能还要考虑到很多的问题,比如这个布料能不能解算,是不是层太多,是不是需要把二维的造型删减之后才能做成模型,这个过程也是一个反复斟酌的过程,这些高精的模型可能就是这个公司最大的资产。

  他们比较弱的部分是人物的动作,其实从动画正在呈现的也能看出来,我们也是在弥补动作上的问题。因为这部剧想达到一定的制作速度必须要采用动作捕捉,动作捕捉这个技术就会产生很多效果不如意的地方,比如说动作僵硬,一些模拟的动作可能不够顺畅,让人觉得有一点呆的感觉,这些东西后面我们会加强,模型这边一直是强项,所以也会保持下去。

  S:前期准备有一年,但并不是都用在建模,它是随着剧情的进展同时铺的制作线。比如我第一集用到了几个角色,那我就先做这几个角色,需要几个组同时开工,可能有三四个建模组同时做一个角色,一个月可能产出三到四个主要形象。最初打磨的第一个模型肯定是用时最久的,越到后面的话基本风格掌握了,速度会上来,建模前期最少也有半年的时间来准备吧。

  Q:像观众很熟悉的宝木中阳、都参与了配音,动画的配音演员是怎么选择的?

  S:我们有姜 sir (姜广涛)在,他的习惯就是一边看剧本或者一边看剧,一边就把人物定性,马上就联想到脑中合适的声音,这是他工作的一个习惯。然后我这边写这个角色,我也会觉得他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声线,我会给他一个演员的参考列表。但列表并不是最终的,也会去听几轮的试音,这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

  基本上有过一两轮的试音之后,角色就基本上定下来了。我们会有一些老的演员会带一些新人,因为姜 sir 一直觉得这个剧是能脱出新人的,所以他希望我们多尝试用一些新人,像袁小棠和方雨亭这对主角的配音就是新人来做的。他的配音工作室光合积木的也会去尝试一些 ABC 的小角色,给他们一些的机会。有时候我看到他调试这些演员特别辛苦,几个不太重要的角色比如宫女可能就在他的棚里录了八个小时,前后换了七八拨人这样。

  宝木老师基本上就是我们这边钦点的,这个角色脑中出现的就是大叔音,就觉得必须得是他来做,我们会定一些这样的角色,其他的角色主要就是由姜 sir 那边来推荐。

  Q:有不少粉丝抱怨动画每集的时长太短,一集没有展开多少内容就结束了,这样会影响故事的发展和剧情衔接吗?

  S:因为一开始立项的时候是按 10 分钟的片心容量来立项的,现在看到的加出来的部分是因为是第一集,剧情量需要足够,我就跟导演这边申请第一集一定要长一点,才会把一开始第一集做成现在这样的一个长度。但实际上我们的片心容量就是 10 分钟,不会短于 10 分钟,但长也不会长出多少。

  10 分钟的戏,我基本上只能写 2、3 个主要场景,1 个主要的事件,1 个次要事件,再辅助一个线索人物,就要赶快刹车。在这么短的篇幅里,要有主线情节的进展和转折,要有主角们足够的戏份,要有悬念,要有槽点,要有笑料,要有独特的标志性场面,对编剧来说是有一定挑战的。我也希望能写的更过瘾,导演也希望能刻画的更细致,但首先我们的制作团队要能跟上。

  我们在第二季立项之初就已经在调整了,就是动画一集增加到 15 分钟,其实已经增加了三分之一的量了,所以第二季也会尽量把剧情再充实一下。短这个事情现在是规避不了的,这个确实也是各方面的客观因素它。

  Q:动画中不少角色的人设很鲜明,尤其是开场的“三盗”人设很出彩,这些角色在塑造的时候会注意些什么?

  S:《少锦》受到剧情篇幅的,每个人物出场就需要立刻展现人物性格,这也是我对剧本最基本的要求。每一个人物的出场方式,每一句台词,每一个行为,我们都会和导演们反复讨论,在很多个方案中最终确定下来。三盗作为开场的事件导火索,也是我很久前就构思好的小说人物。僧、道、儒三个大盗,爆破、易容、轻功三个不同的技能,以及借用“三盗九龙杯”的老梗,都是有一定寓意的。

  Q:但男主角袁小棠目前看来还是比较传统的武侠剧成长型男主,他之后会跳脱出这种模式吗?

  S:其实这种男主是挺难写的,我也看到有的评论说这种成长型的男主免不了套,非常非常难写好,其实我自己也是觉得是这样的,他就很难满足所有人的想法。我是觉得我们既然给袁小棠这个主角设计了这些成长的,那他后来的一定首先一个就是要合理,这个角色应该有的反应、反馈和成长,我们又希望他能够带入很多的正能量,成为一个不被大家反感的一个男主角,因为很多主角是会被反感的。

  在写袁小棠性格的过程中也受到了很多各方面的影响和。比如美国现在也在做一些另类的美式英雄,日本也有日本自己的套,他们也会去反套,那我们中国套的主角,可能就是所谓的侠义这种东西,我们要怎么在这个做发掘。也是比较命题的东西吧,不是说一个人就能解决现在这些问题的,也希望他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主角,能够讲出一个让大家觉得又合理又能够看到新意的故事。

  如果说剧透的话,当时我们是希望这个剧能够更被女性接受,就算是个少年向的东西,可能希望它的女性观众能占到一半吧。导演就问我什么样的主角是会被女性认可的,我想了想就说是一个为了女性而成长的男性,所以这可能这是我的一个方向。

  S:那是不太可能的,我们的制作周期是一年,我不可能看到弹幕之后用几天的时间把它改成那样。那个是早早安排好的坑,大家猜中了剧情,只能说是观众很厉害,这个剧情的坑被大家都发现了而已,并不可能是因为他们这么说了我们就改成这样,这个可能性是没有的。

  S:整个剧本的创作其实也是在不停的修改,不停的磨合,至少版本出了大概有 10 版左右,从最初的大纲到现在基本上原先的本子已经改得面目全非,磨出来这么一个东西,确实是花了很多的时间在做。

  现在具体剧本写作完成了两季,之后的也会根据前几季的反馈去调整,其实这种创作模式就比较像美剧,就是编剧会看到第一季的反馈、大家的期待或者将来怎么去做会更加受欢迎,它会有一个互动才会去策划三四季的内容,但是现在基本上二季的内容已经确定了。

  S:想表达的东西其实蛮多的,之前导演也说过希望能代入一些现代人的价值观,比如父子之间的关系,比如体制下一个少年是怎么成长的。我可能想描述的更多的是一种状态,这个状态是最难写的。

  我可能初衷就是想要描述各种非常向往的状态,总结一下可能就是一种侠义的体现在作品里面,能够让人看到这个角色就能代入情感。比如一说到段云小公主可能会想到他们放荷花灯的画面,我希望我的人生中也能有这样的经历,我希望能代入很多比较美好的愿景在里面吧。

  希望大家都能在里面找到情感的寄托,因为武侠本身就是童话嘛。是有,但不是重点,可能重点还是放在主角的成长还有人物界里追逐自己的一种理想的东西。

  我想做一个比较干净、比较好看、比较漂亮的剧,不想弄得打打杀杀特别。可能因为是女性吧,我就是对那些特别直男癌的东西比较抵触,不希望有太多大家都看厌了的套,还是希望能更纯真一些。